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不“内卷”也不“躺平”的年轻人,形成了“微躺经济”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7-07    作者:郭海英/北京青年报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
江苏00后小伙陈兴一,中专毕业后曾开奶茶店创业。后来他尝试把接单用的手机拆解,制作成艺术标本在淘宝上销售,这让他拥有了新事业,成为了一名旧物标本师,在淘宝开店一年,每个月有5000元至1万元的销售额。他说,改造旧物其实也是储存回忆……

90后姑娘Helen是飞猪平台上一家宠物民宿的主理人。当初她的民宿只是给自己和朋友的狗子准备的,“想带狗出去旅行实在太难了。首先需要尽可能选择自驾,其次酒店一般都不接受带狗入内,挫折太多了,我就心一横,自己开一家”。现在她的宠物民宿渐成气候,有时整整一个月都处于饱和状态……

淘宝数据显示,去年疫情发生以来,平均每天有4万人进入淘宝开新店,店主平均年龄为25岁;淘宝上青年原创设计店铺增幅明显,以服饰、文创、首饰、家居等行业为。有研究者将此现象称为“微躺就业”——“微躺族”年收入或许不高,有的只是间歇性营业或不时给自己放假,但让人看到年轻人从平台经济中获得了更多选择,就业路子越来越宽,这群既不“内卷”也不“躺平”的年轻人,共同形成了“微躺经济”。

“微躺族”“微躺就业”“微躺经济”之“微躺”,乃从网上比较火的“躺平”概念转换而来,主要指陈兴一、Helen这样的年轻人,既非像传统就业者那样从事朝九晚五、按部就班的“规范”工作,也不像所谓“躺平族”那样追求少工作或不工作,而是以互联网平台为渠道,从事具有较强个性化特色和自主选择性的工作。“微躺族”与所谓“躺平族”的区别在于,前者虽然有时会“躺”一下(给自己放假、充电),但始终有意识地追求自主就业、积极就业,并依托互联网平台经济创造了灵活多样、动力十足的新就业形态。

严格说来,如果不是为了与“躺平”概念做比较,研究者其实没必要使用“微躺族”“微躺就业”“微躺经济”等概念,而完全可以用已有的概念,称之为“平台灵活就业人员”“平台灵活就业”“平台零工经济”。

人们说到平台灵活就业人员,大多指外卖骑手、快递小哥、网约车司机、直播销售员等依托互联网平台灵活就业的人群。如果说外卖骑手、快递小哥等是第 一代(类)平台灵活就业人员,那么像在淘宝开旧物标本店的陈兴一、在飞猪开宠物民宿店的Helen这样的“微躺族”,可算是第二代(类)平台灵活就业人员,后者比前者就业形式更灵活,更具探索性、包容性、延展性,从灵活就业向自主创业转型升级的可能性也更大。

平台灵活就业和平台零工经济方兴未艾,对平台灵活就业人员权益保障也提出了迫切要求。2019年8月发布的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明确提出,抓紧研究完善平台企业用工和灵活就业等从业人员社保政策,开展职业伤害保障试点,引导更多平台从业人员参保。今年5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进一步明确,开展平台灵活就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试点,探索用工企业购买商业保险、保险公司适当让利、政府加大支持的机制。

总之,所谓“躺”包括“微躺”都是相对而言,更多地是一种参照或比喻。如何以“微躺经济”为平台灵活就业拓展更大的空间,乘势而上加强平台灵活就业人员权益保障并促进发展提升,把平台零工经济发展成为平台经济重要部分,是“微躺”话题背后更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重要命题。